七派娱乐棋牌苹果版:女局头故事第22章:06年主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8-10 14:16    浏览:




    导读

    ,“扑克公主”MollyBloom因承认为好莱坞巨星和华尔街富商提供非法高额现金局,被联邦法院判处一年缓刑加一定数额罚金,事件发生后,外媒报道称Molly牵头的牌局,常常有一些华尔街超级富豪和好莱坞一线明星加入,比如蜘蛛侠、小李子、本·阿弗莱克等人,之后在,Molly出版了一本书,名为《Molly’sGame》(茉莉的私局),她在书中完整详细地揭秘了这些神秘的私局,通过这本书将好莱坞最一流cash桌的形成、发展和结束一一呈现在读者面前。

    书籍出版后,影视圈很多有声望的人找上门,希望可以将这本书拍成电影,于是就有了奥斯卡最佳编剧AaronSorkin指导这部电影的这出戏码,而这部戏也成为了角逐奥斯卡的影片,同时也是最卖座的电影之一。

    关于私局被曝光的事,Molly说所有去她那里玩牌的人上桌前都跟她签过一份保密协议,她组局的酒店是那种一年四季都有很多名人光顾的地方,知道的人会相互讨论但不会外传,扑克圈的人也多少了解一些,可从未对外曝光过,直到BradleyRunderman输掉了他所有的钱后向FBI告密,这个局才被捅出来。

    FBI称,Molly有俄罗斯黑手党背景,她组的局也和黑手党有关联,从第一次组局到被捕,她这份“局头”的工作已经做了8年,而这位出身在美国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子,究竟是怎样一步步变身好莱坞最屌女局头的?下面我们就跟着Molly的叙述去走近她的故事。

    故事第1章:

    故事第2章:

    故事第3章:

    故事第4章:

    故事第5章:

    故事第6章:

    故事第7章:

    故事第8章:

    故事第9章:

    故事第10章:

    故事第11章:

    故事第12章:

    故事第13章:

    故事第14章:

    故事第15章:

    故事第16章:

    故事第17章:

    故事第18章:

    故事第19章:

    故事第20章:

    故事第21章:

    故事第22章,以下内容将用第一人称进行叙述

    一个寻常夜晚的私局,玩家们照旧玩得很大,我依旧在一旁看着,在一手牌中,GuyLaliberte成功说服对手弃掉了领先的牌,Guy很爱赌,也很舍得把钱花在赌博上,他的牌风很凶很狠,这跟他做生意的手段很像,Guy早期是个街头艺人,一个好斗的艺人,主要做的是为到餐厅用晚饭的客人表演戏法,然后他开了一间小马戏团,是做以马戏为主题的现场表演,后来这个团就成了著名的太阳马戏团,每年为Guy赚十多亿美元;那个弃牌的玩家是一位来自东海岸的家伙,他做股票交易赚了很多钱,是一位真正的绅士,不过似乎不太适应洛杉矶这边的局。

    Tobey那晚又输了,于是,他又开始找我茬,他的找茬总是那一套,先是抱怨我,然后吐槽我拿那么多小费,最后就是对我办的私局各种挑刺,当时他已经买入250k,输掉仅剩50k,正试图找机会把输的钱赢回来。

    那天JamieGold也在,还是用那种不管不顾的方式打牌,Tobey很清楚如果自己想要把钱赢回来,Gold是最适合下手的目标。

    在一手牌中,两人打到全下,我真不知道自己该站谁那边......Jamie现在已经基本把他从WSOP赢到的奖金输得七七八八(他是主赛冠军,他获得的1200万美元也是主赛史上奖金最高的一年,他开始在私局打牌,入局不到两年时间),一旦他输光这些钱,那我就不能再让他到局里打牌了。

    其实我挺喜欢Jamie这个人,他很大方很好相处,而Tobey是这么久以来在我私局赢最多钱的人,可小费却是给最少的,同时还很没牌品,非常输不起,但如果他输了,我在这个私局的饭碗就很不容易不保......

    我屏住呼吸,紧张地看着Diego把公牌发出来,Tobey赢了。

    就跟我心里想的一样,Tobey马上站了起来,因为这手牌让他回本了,他走到我身边,把手里的筹码放到我的筹码箱上,并对我说:“好了,我今晚就到这了,帮我结账。

    “你该庆幸是我赢了刚刚那手牌。

    ”他眯着眼,用平时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口气对我说,至于这句话究竟是玩笑还是真话,你自己猜。

    我点了点头,他继续说:“以后不能再让Jamie来了,你知道我的意思吧?

    “明白。

    ”我边数他的筹码边回答。

    在我数筹码的时候,Tobey站在我旁边看着,拿着一颗价值1000美元的筹码在手里上上下下地抛着玩。

    突然他停了下来,把筹码伸到我面前说:“这是你的小费。

    我伸手去拿,并说道:“谢谢,Tobey...

    当我快拿到的时候Tobey却把手缩了回去,他说:“要不......你做点事来赚这笔小费?”他的声音很大,桌上一些玩家开始往这边看。

    我笑了笑,试图掩饰心里的紧张。

    “让你做点什么好呢?”他假装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,现在整张牌桌的人都看过来了。

    “我知道了!”他说:“你站到牌桌上,学海豹叫几声!

    我抬起头看他,他兴奋得像中了上亿的彩票一样,他继续说到:“叫成那种一头海豹很想吃一条鱼时的叫声。

    我又笑了笑,拖延着时间,希望他调侃完之后可以乖乖离开,可这只能是奢望,Tobey看着我说:“我不是开玩笑的哦!你怎么不叫啊?难道是因为你现在已经富得流油?所以看不上这1000块了?就算叫两声就可以拿到也不愿挣了?啧啧啧......看来你真是发大财了!!

    我的脸跟着火似的,整个房间静得连针掉下去都可以听到,Tobey把筹码举到我的头上方说:“来吧!叫两声听听!

    我平静地说:“不好意思,我不叫。

    他夸张地问到:“不叫?!

    我回答说:“是的,Tobey,我不叫,我不学海豹叫,你把小费收起来吧,不用给我了。

    我脸很热,心知Tobey一定会生气,尤其是他成功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之后,我却没有配合他“玩”,让他下不来台,他肯定很生气,但是,难道我就不生气吗?他在那么多人面前做这件事,我真的很尴尬也很难过,这么多年为了讨他欢心我付出了很多,可就在我做了那么多迎合他的事之后,他却这么对我......

    这些年来,每次组局前我都要先请示过他,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都照他的要求办,盲注他想玩大就玩大,想玩小就玩小,就连比赛都是配着他的打法来定赛制,知道他吃素,我就把城里每一道素菜的成分都记得清清楚楚,这些年他在我的私局里赢的钱有好几百万,这一路走来,我一直满足他的每一个需求,可他现在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羞辱我......

    Tobey不停地逼我就范,声音越来越大,他的举动让在场的人都变得很不自在,我又说了一遍“不叫”,希望他可以停止无理取闹。

    他冷冷看了我一眼,把那颗筹码轻轻放到桌上,说笑着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,但我可以看出来他真的很生气,他离开后,房间里突然吵杂起来。

    “他那是在干什么?

    “他的举动太奇怪了!

    “还好你没有学海豹叫,Molly!

    我心里清楚Tobey这么做并不完全是瞎胡闹,他这是在立威,是在当着众人的面告诉我谁才是这里做主的人,我知道自己没有按他的话做不是聪明的选择,可我也不能在其他玩家面前这么作践自己,让他们因此看轻我,我还是需要得到他们的尊重的。

    这件事发生后,从开始办私局到现在这么多年,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保不住这个局,意识到我有可能会失去这个私局,会失去Tobey这位“盟友”。

    对于这个私局,Tobey完全预料到它会发展成现在这个规模,可他没有预料到的是经济居然突然变得那么差,没有预料到我和Diego会因为这个私局赚到那么多,多到让他越来越看不惯。

    他开始比以往更频繁地提到我挣得多,而语气里也不再掩藏他的不满。

    某天晚上他对我说:“我觉得这个局里的一些规矩得改一改了。

    “怎么改?

    “你看,你现在已经挣得很多,可我们这些玩家每次还是要很久才能拿到自己的盈利。

    我扬了扬眉毛,很想问他在这个世界上,还有哪个私局能让他们这些玩家,在一晚上赢了100万美元后,不到一个星期就可以收到账?!这个局之所以能够开那么久,一直都是我在努力维系着,如果不是我竭尽所能去找新鲜血液,使出浑身解数把这些新人留在局里,Tobey这些老人能去赢谁的钱?可他现在居然那么厚颜无耻地想要用计来限制我的小费!!

    我笑着对他说:“好的,我明白了,我想想看有什么办法能把这个问题解决一下。

    他回道:“谢谢配合。

    那年的夏天已经接近尾声,希拉里和奥巴马正在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,我希望希拉里赢,可我觉得她不可能赢,而Tobey却是奥巴马的忠实拥护者,他为自己支持的这位候选人押了很大一笔钱,这些人喜欢时不时搞搞外围,他们甚至会拿日本吃热狗大赛这种事来赌,那次他们赌得很大,在Kobayashi身上押了不少钱,这让我突然有了个想法。

    有天晚上,我对这些打牌的人说:“我赌希拉里赢。

    尽管我心里清楚希拉里肯定会输,可为了制造机会让Tobey赢我,让他找回做老大的感觉,我只能这么做,只有他满意,我才能继续保住自己在私局的位置,我很清楚他在这个私局里的分量,他是好莱坞一线明星,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名气达到他的目的,而且他只跟愿意能够满足他过分需求的团队合作拍电影,所以他时间很多,再加上他这个人很偏执,因此对于这种时间多权利大又偏执的人,我知道自己惹不起,也不敢惹。

    既然不能惹他,那只能讨好他,我想如果给机会让他赢我,他应该就不会再揪着我小费高这件事不放,尤其是让他当着众人的面赢我,那效果应该会更好。

    Tobey猛地抬头,眼睛一亮,然后他对我说:“你要赌她赢?!你愿意赌多少?

    我继续扯谎:“是的,我要赌她赢,我觉得她肯定会胜出。

    “你肯定?

    “我很肯定。

    ”经常看这些人打牌,我现在bluff的技术也很强了。

    “那我们赌一万刀吧!

    我不徐不慢地答道:“没问题。

    Diego以一种像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我,用嘴型无声地说:“你这是在做什么!!

    我在做什么?!呵呵,我在白送1万刀给Tobey来保住我们俩的工作!

    虽心有委屈,但表面上我还装作认为自己占了上风似的,脸上还要面带微笑......

    Bob眯着眼睛有些不认同地问Tobey:“你真要拿她的钱吗?

    Tobey喊道:“为什么不?!

    新年到了,Drew和我去阿斯彭旅行,但旅行过程中我一直心不在焉,想着局里的事,因为经济不景气,我的生意也受到了波及,人们聊天的话题都只围绕萧条的经济,我不想理会这些话,但不论走到哪,听到的都是这些东西,大家都认为后面经济只会变得越来越差。

    Tobey的刁难加上经济的不景气,让我觉得很不安,想要摆脱却摆脱不了,我给自己倒了杯苏格兰威士忌,想借酒放松一下。

    同行的一个人突然问道:“Molly,和我们讲讲你私局里的事吧,在那些玩家中,谁赢得最多?

    我把眼神从远处收回,转向发问的人,一个叫Paul的家伙,我对他笑了笑,我经营这个城市里最大一个私局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虽说局里一些很私密的东西我不会对外人道,可现在一旦被问及起私局的事时,我是丝毫不介意炫耀一下自己身份的,他们不一定非要知道那些重要信息,只是一点零星的八卦就足够满足他们的好奇心,而这点小八卦我还是愿意分享的。

    我虽是个女人,但在男人堆里混久了,我很清楚这些听众想听什么,他们好奇私局里的一切,好奇我的生活方式,好奇我花钱雇来吸引男人的那群漂亮女孩子。

    我现在开的是宾利,跟Drew去玩乘私人飞机时的费用我会分摊一半,出来夜店玩如果没有位置我就花钱贿赂门童给我们放行,我还雇了位家政来为我料理所有家务,雇了位厨子来帮我做饭......为了不让日常的琐事占用我的“工作”时间,我用钱把一切打理妥帖,而我所有的亲密关系也被这份“工作”所取代,我已经很久没跟Blair通电话,没跟任何一个朋友联系,我从不主动联系他们,而他们也一个接一个地不再给我打电话。

    家里人已经知道我做私局的事,他们也知道我赚和花很多钱,但我尽量避免跟他们谈论这个话题,家里人都很不赞同我选的这条路,但我的生活轮不到他们做主,我想做什么是我的事,他们管不着。

    有些女孩子的眼里有红心和星星,而我的眼里有的是美元,私局里的账是我管,私局里的新玩家是我四处找来的,我不停地寻找新的交易,新的机会,这个私局是我的命根子,它是我的,不是Tobey的,也不是Diego的,所以在我为私局付出的东西越来越多后,我跟Diego说他的提成应该从50%降到25%,毕竟我才是那个承担着私局一切风险和责任的人,而Diego只是个发牌的,每次开局,他准时上班,上完班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,他除了发牌,他还做过什么?可我呢?我是卖命地做着,全天候为这个局服务着。

    不过虽说是这个理,但削减Diego的收入还是让我有种愧疚感,可这就是现实社会的生存法则不是吗?社会不是学校,社会上的竞争不是高中里的选美大赛,这是生意,而做生意就是这样的,没什么人情可讲。

    最近我经常用生意做借口来为自己的一些行为辩护,让自己心里好过些,但在内心深处我感觉自己正在失去自我......

    我又喝了杯苏格兰威士忌,不敢继续深想下去,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,能提现送彩金的棋牌游戏不愿去想我现在的样子,去细究我变成了什么样的人,我不想管这些东西,我只想好好享受生活,享受我努力拼来的生活。

    我们全都喝了酒,我用牌桌上的一些八卦把一群听众的心给俘虏了,可从眼角的余光里,我瞥到了Drew表情中的不认同,但那又怎样呢?我装做没注意到他的脸色。

    私局办了那么久,我的个人生活和局头工作已经不可能分得很清楚,现在我睡觉都是抱着两个黑莓睡的,一个给私局用,一个用来做其他事,很多时候,我都是在半夜从Drew的床上爬起来,去收钱或处理一件急事,跟生活中的其他事相比,私局和局里的那些玩家们被我放到了第一位,而我和Drew的关系则因此受到了影响......可做私局就是这样的,如果一个赌徒凌晨4点给你打电话,说他手上现在有现金或支票,那你肯定得立马起床过去收钱,不然到4点15分的时候,那笔钱可能就消失了,这一行就是这样的。

    在我们交往初期,晚上我都会和Drew一起去餐厅用餐,两人点一瓶红酒边喝边聊,我们之间总有聊不完的话题,分享不完的趣事,一直聊到那间小小的意大利餐厅关门,可现在,这些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。

    受经济危机影响的不只我的私局,Drew那边也有不少问题要面对,我知道他压力大,可他从来没对我说起过,但我是可以感觉得出他的变化的,他总是一副不高兴不满意的样子,我们之间渐渐出现了裂痕。

    当我们终于结束一周的工作,我们不再选择过二人世界,也没有好好休息把缺的觉补回来,而是跟着一堆朋友到高档餐厅吃饭,到夜店喝酒,到那去把自己埋在嘈杂的音乐和无穷无尽的酒精中。

    慢慢地,Drew开始更多的个人行动,特别是在我工作的晚上,他几乎每晚都出去,接着就发展成即便我晚上不组局他也会出去,而且是单独出去,去参加那种不带女伴的“哥们儿之间的活动”,我知道所谓的只有男人的活动是什么意思,我又怎么会不懂呢?这些年办私局待在那些玩家身边,我见识到了很多作为一个女人不该了解到的事实,但我还是信任Drew的,我只是很想念那些他愿意带我一起出去的时光。

    六月的第一周,我们计划再去他马里布的海棋牌室的筹码滨别墅过夏天,我希望可以在那里让这段关系回到之前的样子。

    Drew头天晚上到城里去了,而我们今晚按计划是要去和他父母吃饭的,可却迟迟未归,我变得有些坐立不安,便到海滩去散步,走了很长一段路,太阳在天际线那头正缓缓沉入海里,很壮观美丽。

    散步回来后Drew还是没回来,我开始有些担心,于是给他打电话,但每次电话都直接转到语音信箱。

    不久后我接到一个陌生来电,接通后电话那头是Drew含糊不清的语调。

    我问他:“你在哪里?

    他回答得乱七八糟,我听到他旁边有人在笑。

    “我今晚不回去了,打算留在城里,”他在嘈杂声中喊道:“你也来吧。

    我们都清楚他说这话并非出自真心。

    “这里的景色很好,”我试着劝他回来,虽然我知道这是徒劳:“我们不是跟你父母约好吃晚饭的吗?你要我去接你回来吗?

   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然后就变成了嘟嘟声。

    心里觉得很沮丧,泪水夺眶而出,沮丧渐渐变成了痛苦,尽管很不愿意面对心底已经很清楚的现状,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关系已经结束,我没法再去假装一切如旧,这两年半和Drew交往的记忆一一在我眼前闪过,他是我的初恋,在我们的交往初期,一切都还那么甜蜜纯粹的时候,我真的认为他就是我命中注定那个人,可现在......

    我走到海滩,坐在海水边上,心里想着是时候离开了,离开对我们两个都好,他要的是激情,渴望的是单身生活,而我因为私局的关系,压根没办法胜任女朋友这个角色,不管对方是谁,我现在都没时间做好这个角色,我抱着膝盖坐着,一想到即将永远失去他,心里一阵悲凉,我不敢想象没有他的生活,Drew其实不仅仅是我的男朋友,他还是我最好的朋友,是我的家人,我已经把他当做另一半去看待,可如今我们却变成了这样。

    第二天下午,当我在沙滩上躺着的时候,Drew终于回到这间海滩别墅,我强忍着泪水,也不打算问他去了哪儿,他走出来走到我身边,并开始不停地道歉,我抓着他的手对他说:“你不用道歉,没关系的,我很清楚我们终究会走到这一步,你要的是自由无拘束的生活,但我的工作不允许我陪你过那样的日子,而我也需要专注在我的工作中。

    ”他撇过头去,我似乎看到了他眼睛有些湿,他用双臂搂着我,我将头靠在他的胸前无声地啜泣着,他就这样抱着我坐了很久,我知道他心里想的跟我一样。

    我用手捂着脸久久地哭着,没有勇气离开,我知道一旦我走出这个房子,一切都将不同,他再也不是我的,我再也不能亲他,不能和他一起醒来,在我们经历了那么多后,现在却要结束了。

    我走进屋子走入卧室,边哭边收拾东西,心里希望他能开口留我,但他只是在客厅里等着。

    收拾好之后我拿着行李走到他身边,从他的眼神和姿态就能看出他的心已经离开我了,他甚至没有站起来跟我拥抱告别。

    回到我那间空荡荡且安静的公寓后,我蜷缩在床上抱着Lucy,那天是周六晚上,所有朋友都出去玩了,而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独自在家过周末了。

    为了办这个私局,我努力做一个坚强、勇敢的人,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而这些年办私局的经历也让我学会了如何琢磨人心,如何用手段达到目的。

    可那一晚,我的坚强勇敢,我的盔甲全都被剥去了,蜷缩在这张床上的只是一个只身在这座大城市闯荡,失去了爱人心被伤透了的女孩。

    离开Drew是我这一生中做过最成熟却也最困难的决定,我们的分手不是因为大的冲突、狗血的剧情,而是缘分已尽,我们曾是彼此最亲密的人,但缘尽只能人散,感情是强求不来的。

    未完待续...........